刺猬紫檀的十年成长之路

2018-04-28 08:01:04 admin 29

非洲花梨最早是何时进入中国已经无从考证,但既然被收录在2000年制订《红木》国标中,说明至少在1999年以前国内就有家具厂用过。可以确定的是在2003年广东有些厂就开始在做非花。不过,在05、06年之前 一直都是零散在做,量非常少,是哪具国家出产的木头也无从考证。

如果排除这些零散少量的,在西非,真正规模化开发非洲花梨的,最早的国家是多哥(2005年)。最早做的老板也不是木材行业的,而是在多哥制药厂的山西梁老板。他早先是中国援非医疗队的,后来在多哥首都洛美办了制药厂,是西非比较知名的华人,当年吴仪出访非洲接见时还奖了他五万美金。梁老板之后,在多哥的一些华人也陆续开始介入非洲花梨的开发。其中做纺织品行业的杭州徐老板,转为专业做非花原木,规模做的比较大,在业内名气也比较大。


接下来的是在贝宁做小商品的宁波、台州老板开始开始效仿多哥。和多哥的华人一样,他们开始也不是因为木头而做木头,一开始只是为了把在贝宁挣的西非不朗换成人民币,被迫才买些木头发回来。后来发现把木头发回来不仅能换钱,还能再挣到钱,于是才主动做木材生意。

贝宁之后是加纳,继而是尼日利亚......非洲花梨木开发的热潮,沿着大西洋沿海,一直传播到冈比亚。

非洲花梨在国内真正开始大量使用是在2006年。做的最多、让非洲花梨真正推广开来的,就是红木行业知名的金老板。

金老板的红木厂从2006年开始做非花,用量不断扩大。到2008年时,更是连续收购了大量非花原木,在几个月时间里,用非洲花梨木填平了一个大山坳,又盖上土埋了起来。最多时,一个月就埋下去280多条柜。

金老板厂本身体量就大,带动之下,把非花在家具市场和红木厂中真正推广了开来,之后的非洲花梨木,连续多年占据了整 个红木市场的半壁江山。

为此,中国家具协会还在大会上对金老板开发推广新木种提出了表扬。

结果,中国家协刚刚表扬完,后面就接连弄出一场又一场的官司!


因为当时国内的一些鉴定机构根据部分产地的非花原木气味不佳和《非洲热带木材》一书的描述,将其鉴定为”安氏紫檀“。

而安氏紫檀又属于国标红木,只是亚花梨类中的一种。

所以,很多消费者拿到”安氏紫檀“的鉴定证书之后,就认定是假货,要求退货并赔偿。

开始闹的是在南通,消费者拿着鉴定报告要求赔偿,因为买的人多,群体赔偿受不了,加盟的老板跑路。被南通质检局封店发通报,最终请了家协领导出面协调才没有扩散。


后来,在北京的居然之家,被当作假货在大厅展示,驱逐出场......

闹到最厉害的是在江苏蟸口,被一群人假买真赔,遭到组团轮番索赔......

在一茬接一茬的纠纷中,金老板焦急无奈之下,说了一句:”这事如果能解决,就是面对一堆大粪都能吞下去......"

真的是苦不堪言了。

事实上,那几年和金老板一样遭遇的红木厂不计其数,和他同样心情的红木老板也很多很多,有的站上了被告席,更多的是私下协商退货赔偿了事。

到了2015年年底,国内学术界才根据国外的资料确认安氏紫檀中产于南部非洲,西部非洲根本就没有“安氏紫檀”。并且,安氏紫檀是心边材不明显的树种,和中国市场上所谓的“安氏紫檀”完全不同。

之后,经过学术纠偏,国内学术机构、鉴定机构明确了曾经的“安氏紫檀”鉴定结果都是错误的,实际 上就是刺猬紫檀。

在2016年5月9日全部产地出的刺猬紫檀也全部被列为濒危管制,包括国内市场上用的尼日利亚、加纳、多哥、贝宁、科特、比绍、冈比亚等等所有西非产地。


几年时间,沉冤终于得以昭雪,最终证明很多红木厂都是被“安氏紫檀”冤枉的,但是,这又能怎样?

某网上《刺猬紫檀列入濒危 安氏紫檀即将落幕》一文中的这段话,应该足以让他们释怀了:

这件事家具厂有错吗?没有错,他们还觉得冤枉呢,明明自己进来的木料是刺猬紫檀,却被人鉴定为安氏紫檀,被索赔三倍。

消费者有错?也没有象牙。自己买的是刺猬紫檀,结果鉴定出来是安氏紫檀,假一赔三,合情合理。

那就是学术界有错?也不能这么说。研究本来就是一个建设理论修正理论的过程,况且同样的木头,叫什么名字并不会影响到什么。终究还是这个急功近利的市场所造成的。

从2006年的规模 化开始,到2008年的轰轰烈烈,又到2009年因“安氏紫檀”开始的官司缠身、纠纷不断,再到2016年的沉冤得雪,而刚刚“正名”,又马上被列入国标三级濒危保护,紧接着又升到国标二级濒危保护物种。现在,又说尼日处亚开出的濒危证要受限了......

刺猬紫檀征服了红木市场,也确实把很多红木老板折腾的够呛。

到了2018年的现在,一路下来,非洲花梨木也从2008年时普遍的6排X6排,一柜25、26吨,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少。价格也越来越不一样,2008年时送到厂里的东地价4万多一柜,现在,包濒危证的清关费都要4万多一柜。

和当时4万多一柜同样规格吨位的料,现在至少要15万+了。最早开发的多哥,早已经就没有非花原木可以砍了,很多做红木晚的人可能都没听说过这个国家有非花。贝宁的非花也在几年前就清仓了,只有断断续续的几柜,基本还都是从尼日利亚交界偷运过去的。加纳现在的料也出的很少了,也只有眯长料在市场上搭配一下。现在的主力战场也就是尼日利亚了,但也从最西边砍到了东部过境,也就只有塔拉巴州还有大料了。

可以说,刺猬紫檀是红木品种中一颗蒙尘的明珠,因为其亲民的价格和巨大的市场供应量,在大多数人的眼中,刺猬紫檀应该是要多少有多少的存在,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在市场巨量的消耗下,刺猬紫檀的资源日驱枯竭,并且在一定意义上成为了不可再生的资源。因此,对于我们来说,我们能做的就是好好珍惜每一方刺猬紫檀,相信它们在未来将会有更深更广的发展空间!

1483928028720653.png浙ICP备16036266号-3  1483928028720653.png浙公网安备 33078302100233号  广告投放联系 QQ:5682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