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家具的文化传承与创新(二)

2018-09-02 09:15:10

卯榫结构是传统家具的文化奇迹 

距今七千多年前我国新石器时代早期的河姆渡文化遗址就有出土木构卯榫,经历朝历代的发展,从宋代建筑的“细木作”工艺,再到明清硬木家具精密完善的组织结构,可以说是完成了一项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伟大发明和创造。这种凹凸错落的“阴阳艺术”,不仅给中国家具的造型形态带来了无限神秘感,而且以它精练完美的模样,巧妙合理的方式成为一份最富有科学色彩的、体系完整的文化奇迹。 

传统家具卯榫的构造和组织,最早是由我国优秀的建筑设计师杨耀总工程师精心测绘制图的。其中有明榫、闷榫、格角榫、红木托角榫、长短榫、抱肩榫、燕尾榫、穿带榫、勾挂榫、挂榫、楔钉榫、夹头榫等等几十种。如以夹头榫为例,通常在案桌腿料上端开出槽口,嵌入牙头和牙条,然后将端头的出榫部分装入面框的卯穴之中。这种构造的优点是运用牙条的边长来增加与桌面的接触部位,增强物体刚性结点的力度,又利用牙头的形式加大了牙条与腿端相接的面积,更使牙条与案腿之间构造稳固坚牢。这种卯榫是功能的,也是科学的,更是艺术的,在这种丁字形的案腿卯榫构造中,还因材型和部位的不同,结合方式和组织方法又有不同的种类和差别。如插肩榫和平肩榫,它们所体现的都是具有标识性的造物文化,充分地反映出了我国木工手艺的文化特色。我国传统家具科学合理的卯榫与构造,至今仍深深地震撼着世界同业。 

收集到一把木工使用的“大方尺”,其“尺苗”与“尺座”垂直的结构方式,十分罕见,发明者利用硬质木材的刚性弹力将扁材“尺苗”的一端劈开,做成两片榫头,插入了“尺座”座端的锯缝卯槽口内,不动不摇,固若一体。这种可称之为“片夹榫”的卯榫,使我们再一次看到了我国木工卯榫工艺惊人的创造力又一次为我国古代卯榫工艺增添了至今尚未见记载的新样式。 

许多卯榫的构造,千百年以来使中国家具制造充分地发挥了木材自身材性的特点,造就了家具形体造型的独立式样,它不需要采用其他任何材料和手法进行连接和加固。由此,在现代红木家具生产中,应当充分运用我国传统卯榫构造,更好地实现现代红木家具形体与功能的统一设计,体现科学与艺术结合的制造成果,杜绝一切虚设与假装,以及由此而产生的结构伤害。 

众所周知,红木家具卯榫采用机械加工早已成为一种趋向,但许多机械加工工艺的不尽合理,如釆用现代家具“圆管接榫”,以及使用现代黏合胶替代传统卯榫的做法,都是与红木家具产品不相称的严重隐患。 

设计创新是当代红木家具的文化价值 

毫无异议,现代生产的红木家具,与明清两代优质硬木家具使用的材种、加工工艺都有着很多差别。现实的社会环境与古时更有巨大差异,许多新的观念和要求,都需要我们去努力创造红木家具新的时代精神。通过现代生产的红木家具产品,去体现崭新的时代意识,表现出新的时代属性,继续树立起高端家具品牌的产品形象。 

今天,我们不难认识到,所谓品牌,常常代表着产品一种独特的精神品质,体现着时代的美学情趣和人文环境。品牌作为一种文化,是产品的个性展示,需要体现特定消费群体的价值观、社会地位及其风格和气质。因此,品牌作为一种文化,首先应当是时代的。 

然而,至今不少商家却认为,只要是采用紫檀木、黄花梨木来仿制明清的宫廷家具,就是对我国家具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对明式家具不伦不类的改造,就是对家具文化的创新。几年来,从南到北生产的所谓“皇宫圈椅”,比例失度、造型离谱、工艺拙劣,我们只能认为,这是对今天的家具市场和社会消费造成文化上的极端错位和思想上的严重滞后。显然,这样的家具无法代表当代的红木家具文化,缺少的是文化的时代精神。 

应该怎样去看待当今的红木家具市场,认识传统家具的时代特征,我们认为,只有坚定不移地走创新的路,真正地去打造出能代表中国高端家具的新一代,制造出二十一世纪的红木经典家具的品牌产品来。因此,我们首先必须确立科学的发展观和创新意识,多掌握一点继承与创新的基础理论知识,以文化传承发展的辩证法,遵循民族文化进步的客观规律。对材料与功能,品种与类别,造型与款式,结构与工艺等各个方面,我们应该不断地深入研究,精心地设计创造,发现新内容、新形式,从而实现新的转变。总之,创新需要正确理论的指导,需要生产单位的持久实践,排除各种错误的导向,真正去走出一条“古为今用”的道路。 

  红木家具的“线”同中国画的线条一样,均是中国民族艺术的菁华,充满着鲜明独特的形式特征和变化莫测的美学情趣。这种美是永恒的,是当代中国红木家具创新必须吸收的营养,是中国家具文化价值的重要标志。要让当今红木家具成为永久的品牌,需要我们从红木家具的制作工艺、使用功能以及现代人文环境等各个方面,去努力加强创新。


1483928028720653.png浙ICP备16036266号-3  1483928028720653.png浙公网安备 33078302100233号  广告投放联系 QQ:5682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