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家具四大派,是怎么来的?

2018-12-07 09:01:19

红木家具稍有了解的人,大概都听过有苏作、广作、京作、晋作的派别之说,因地理风俗文化不同,各派家具各有特色。

一般的说法是,广作不惜料,苏作不惜工,京作兼顾苏广,晋作因地理位置原因,受秦汉文化影响,自成一脉。

与信息传播极为迅速的今天不同,古代交通只有水陆两道,出行十分不便,一地的木匠才有可能聚集到一起,讨论技艺,互相学习,也因形成了以地域区分的派别。

一、“香山帮”与苏州细木作

苏州有个“香山帮”,它的鼻祖是蒯(kuǎi)祥。或许这个名字大家不认识,但他的作品却天下皆知——北京故宫。

蒯祥是江苏吴县人,木匠出身,官至工部侍郎。永乐年间,朱棣迁都北京,征召全国工匠,蒯祥随从北上,因设计水平高人一筹,被任命为皇宫工程设计师。

天安门的前身“承天门”建成之后,受到朱棣和百官一致称赞,朱棣甚至称蒯祥为“蒯鲁班”。与蒯祥一同北上的还有不少苏州木匠,他们是将苏作引入京城的第一批人,苏作细木作开始被世人所知。

中国传统建筑多为木结构,用材粗大,这门手艺被称大木作。相应的家具制作是小木作,也称细木作。从事的这一行业的匠人也分大木工和小木工。

隆庆年间,朝廷拮据,被迫重开海禁,允许民间海外贸易,大量海外珍贵木材进入内地的苏州地区。从唐太宗时起,苏州就“人稠过扬府,坊闹半长安”,风物雄丽,为“浙右第一”。经济富庶,随之而来的就是兴建园林的风气,“苏州好,城里半园亭”。

明朝,苏州借着京杭大运河便利的水陆交通,成为全国最富庶的地方。文人墨客、商贾行旅、能工巧匠都聚集于此。这样苏作家具不可避免的留下了文人的印记,偏向文人的审美,选材考究,制作精细。

大量的苏作家具和细作文玩,从隆庆朝开始,借着水陆两路输往全国各地,极大地影响了明代家具风格。明末之后的以核桃木、榆木、楸木等为原材的“晋作”家具,就带有鲜明的苏作风格,便是受此影响。

可以说,香山帮通过建筑和家具,将苏州地区独具江南韵味的技艺和审美推向全国,并使得苏州园林和苏作家具成为了一个时代的标志。太湖之滨有香山,往南数十里地便是洞庭东西山,这里是苏作家具的主要发源地之一。

二、因贸易而兴的“广作”

广州是古时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城市,唐朝时为管理中外贸易和船只,就特意在广州第一个设立了“市舶司”。明朝永乐年间,郑和下西洋,从南洋带回花梨木、铁力木、酸枝、紫檀和鸡翅木等珍贵硬木。

隆庆之后,海上贸易的发达,更是大力促进了珍贵木材的进口。史料甚至记载,广州的防御战船用铁力木所造,“倭夷”所造的松杉船,“不敢与广船相冲”。

明代后期广东、福建一带开始和中欧通商交流,那时出现了一个扬帆出海的小高潮。国人出海将中式家具带到国外,华侨回国置业,也将海外家具带回中国。广作家具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

在对外文化交流较早的广州,家具制造业自然融入了西方传入的家具形式,护城河玉带濠旁边的濠畔街一带就是清代广州酸枝家具的主要集散地,也是工艺交流地。

清代出现国外来料加工的“洋庄”家具,一些西方国家的商人为寻求廉价的加工和精湛的工艺技术,也干脆将西方工艺品和家具式样挪到广东和其他沿海地区制造,就这使得广东家具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受巴洛克与洛可可式艺术风格影响,追求用料充裕,大面积雕刻及镶嵌艺术,花纹也比较西化。

广作家具豪华繁缛、极尽奢华的风格迎合了清朝统治者崇尚富丽堂皇的口味,因此成为清中叶之后宫廷家具风格的主要来源。乾隆甚至在造办处成立“广木作”,吸纳优秀广作匠人为宫廷制造家具。

广作家具因贸易而兴,受帝王青睐而成为清代中后期家具的主要风格。

三、帝王遗珍之“京作”

京作家具一般以清宫造办处制作的家具为主。京作家具具有鲜明的宫廷风,因为宫廷财力、物力、人力充足,清王朝统治者讲究气派隆重,极重雕琢华丽,因此家具显得五彩缤纷、富丽堂皇。京作家具追求集大成的效果,既保留了苏式家具的线条美,又借鉴了广式家具的华丽特色。

然而,彰显王者“霸气风范”的京作家具,很长一段时间为皇室垄断,被“深锁”紫禁城内,只有王公贵族才有机会鉴赏、把玩以及使用,普通老百姓并不熟知。这些家具,大多重装饰而轻实用,雕饰繁复,雍容华贵,寻常百姓也难以“驾驭”这些家具。随着清王朝的灭亡,京作家具便成为了帝王遗珍。

到了民国时候,曾经的造办处工匠们离散开去,但也有不少的京城木匠传人们聚集在靠近北京东晓市街的鲁班馆,这里其实是一溜木作坊。匠人们在此开设硬木家具店,既做硬木家具,也修理、翻新家具。不过限于财力、物力,家具式样都比较简单。

德国学者艾克在写作《中国花梨家具图考》过程中,就常到此处讨教榫卯技艺,为此他在书中序言中特意感谢了鲁班馆的工匠们。不过历经战乱之后,鲁班馆已经残破衰败,不复旧日荣光,建国后在鲁班馆基础上新建了北京硬木家具厂。王世襄在写作《明式家具研究》时,也是经常亲自到这家工厂讨教学习。

可以说,京作家具本就是迎合帝王趣味而生,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壤,逐渐式微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红木家具的新生

可以见到,传统家具到了清末民初之后,发展可谓是曲折艰难。国力的衰颓,外敌的入侵,西洋家具的冲击,都让这份传统文化的载体遭受了极大创伤。能工巧匠销声匿迹,高绝技艺甚至一度面临失传。

二十年代末的北平

伴随着如今中国国力的崛起,传统家具行业复苏,不再一味崇拜西方文化,而是从全面西化的拷贝中找寻自我,寻求自己的民族文化之根。

新中式由此应运而生。

新中式不是凭空出现的,它站在明清家具的基础上,将其中的经典元素提炼并加以升华,同时结合当代人的审美和习惯,给传统家具注入新的灵魂。

1483928028720653.png浙ICP备16036266号-3  1483928028720653.png浙公网安备 33078302100233号  广告投放联系 QQ:5682402